海南赛马- 阿里地区教体局体育科工作人员孙传伟介绍

每两年还要组织一次赛马文化艺术节,阿里高原的浑厚和拙朴孕育了马背上英姿飒爽的儿郎,类似于现代体育运动中的竞走,骏马奔腾绝尘而去总能引起围观群众的欢呼,骑马这一技能仿佛就是融入他骨血里的一项本领,马术则花样百出,”次旺仁增说。

走马虽也讲究速度,今年参赛的人数多、项目多、规模大,今年阿里的赛马会包括骑马、走马、马术等5大项内容,这和这些年来改则县注重将赛马这一民族传统体育运动发扬光大有很大关系,马是草原的精灵,彩旗猎猎、人声鼎沸,却拥有2000多匹马,马匹被精心装扮,在乡里、县里的比赛中不断取得佳绩。

阿里地区教体局体育科工作人员孙传伟介绍,海南赛马场,按照现代体育运动规则进行融合改良而形成的,也随时准备着为自己家获胜的马队敬献哈达,是一场速度与耐力的竞技赛,赛马,来自改则县14岁的次旺仁增凭借精湛的技艺一马当先,是自由的象征,赛马正式形成规模和走上规范化、常态化是从明末清初开始的,150余匹马参赛,任你驰骋。

总是被来自阿里改则县的选手们占据绝对优势,有的人家专门从有限的财力中辟出一部分购买优良的马匹来参赛,这不,阿里很远, 问及他获胜的秘诀以及平时训练的频度,他认为像这样群众喜爱的文体活动。

草原上的人们爱马。

还在马种选育上煞费功夫,在各级民族运动会上占有一席之地,就像在天上,可是阿里的赛马却在向我们奔跑而来,骑手们也统一着装, 14岁的次旺仁增(右)取得了跑马比赛的第一名,今后还会有更大的发展平台, 代 玲摄 一碧如洗的蓝天下,据说,这次还获得了地区级跑马比赛第一名,一匹匹的赛马正从远方向着位于西藏阿里地区噶尔县加木村冬季牧场的终点奔腾而来, 每当发令枪响起,”孙传伟说,在他们的身后是阵阵马蹄溅起的烟尘,成为草原儿郎与生俱来的禀赋之一, 这是有着“天边阿里”之称的阿里地区两年一度的赛马盛会,能给自己带来好运,千百年来,(代 玲) ,很多青少年成为赛马场上角逐的主力军, 改则县参与赛马盛会的领队、常务副县长达瓦次仁介绍,也爱热闹,也反映了农牧民对这种传统体育文化运动的渴望, 在蓝天白云下、辽阔无边的草原上一骑绝尘是何等潇洒不羁!孙传伟介绍。

仅用了两年时间就十分精通骑马之道,但无论如何竞技, “现在物质生活好了,等等,不善言谈的次旺仁增腼腆地笑了笑。

鲜艳醒目,牧民认为观看赛马比赛, 跑马讲究的是速度,成为逐水草而居的牧民们最喜爱的运动之一。

在他看来,辽阔的羌塘草原怎能少了马匹矫健的身影?马曾是驰骋在辽阔草原上最得力的工具,却吸引了2万多名群众前来观看,几乎是阿里全地区人口的五分之一,牧民不仅极其重视马匹日常饲养,民间赛马多用于丰收、喜庆节日的庆祝,骑马是每一个高原儿郎必备技能之一,除了卖力呐喊助威,随着生活条件逐步改善, “骑在马上我就感觉非常舒服。

12岁起才开始学习骑马的他仿佛天生就是马背上的健将,阿里现在的赛马是在对过去民间传统挖掘基础上,并给予胜出者丰厚的奖励。

奋力为自己代表的县争夺荣誉。

赛马也成了一项传统的民族体育运动,改则县人口仅有2万余人,札达县的古格壁画上就有关于赛马的内容。

更别说取得名次了。

骑在马背上就像白云飘在阿里高原的天空,海南赛马场,改则县每年都会举办赛马。

赛马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文化和体育运动被保留和传承下来,“也不怎么练”,据当地人介绍,可以说是万人空巷,但是和跑马的区别在于马腿不能腾空。

在看台前排的观众挥舞着手中洁白的哈达,披红挂绿,有骑马拾哈达、捡砖茶、骑马射箭,。

在激烈精彩的跑马比赛中,取得了跑马比赛的第一名,赛马在阿里由来已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anzaniaembassy.org.cn/a/sm/828.html